Turn page   Night
thongtinnhadattp > 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 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7
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场面一下子精彩了。

所有人唯唯诺诺的,愣是不敢上前,看得高空上的冷麒嘴角直抽。

这帮人疯了?

这会儿要是被程迹给镇压住,后面还怎么玩?

一个个,往后的日子,不就只能等同于只能跪伏前行?

209号包厢内。

看着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力压全场的程迹,辛gu gu 几人都静默了。

程迹imposing manner 太足了。

现场不仅没有出现徐少预料中的,大为骚动的局面,反而是呈现了真正的一言堂。

圣神殿堂一言。

敢于反抗的,直接屎盆子扣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太绝了!”

辛gu gu 跟着Xu Xiaoshou 甚久,哪能不知晓这些Great Influence 们不怕实力碾压,就怕栽赃陷害?

类似这种戴高帽、扣屎盆的手段,他见过Xu Xiaoshou 用,自然知晓其中利害。

当下,也不由担忧起来。

不会全场所有人,真这么孬,这就被镇压住了吧!

还有,Xu Xiaoshou 到底跑哪儿去了,这家伙还不出来?

这货不出来搞事,就有一种无人可破局的感觉啊……

然而现场毕竟还是能人甚多。

便是程迹屎盆一扣,大部分人动都不敢动。

其中一些浪迹江湖甚久、资历甚高、位置也够的人,却对这等手段,屡见不鲜了。

7号包厢的门口。

修名月抱着ancient zither 迈步走了出来,Left Protector 墨擎立马跟上。

“程Palace Lord 真是说笑了……”面纱之下,修名月红唇翕动,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不过只是质疑了一下程Palace Lord 的做法罢了,why did it come to this ,给Sect Head Leng 戴上这样一个罪名呢?”

程迹偏头,reserved :“你想像他一样?”他望向冷麒。

“不然。”

修名月摇头,也不接话,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说道:

“程Palace Lord 扪心自问,您这般做法,是否真有失偏颇呢?”

“夜猫也是Great Influence ,圣神殿堂不由分说占据了人家的主场,事前还没有通知,便像此间之事,我们这些王城的本土势力,也分毫不知一般。”

“或许您真有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方面senior 的压力,但这般强势……似乎确实不妥?”

“而且,严格意义上讲,王城各大最高势力,在没有提前被知会的情况下,强行被与会,会议上,我们是可以有一票否决权的。”

“换个说法,我们是可以选择,不配合您此次行动的吧?”

归音阁发话,immediately 便是让人感觉条理分明。

修名月根本不接程迹的招。

只谈及王城各Great Influence 的生存宗旨。

从这一点上出发,众人都觉得,这下程迹必然哑口无言了,当下纷纷叫好,高声应和。

然而,程迹只叹息摇头:

“修Pavilion Lord ,本殿其实打从心里赞同你的看法。”

“可此次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的senior ,着实来得着急,甚至不曾提前通知我等。”

“本殿,又怎么有时间通知你们?”

一时间,所有人听得gnash the teeth 。

程迹这是铁了心踢皮球,打算将large and small 所有事,全部交给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去背锅了!

但事情发展至此,显然还未曾逃脱修名月掌控之中。

程迹意料之内的发言,换来的只是这归音阁Pavilion Lord 的轻蔑一笑。

随即,众人便听她说道:“那既然程Palace Lord 都这么说了,此间之事,纯粹就是一个突发意外情况,大家伙各自都着急归家,不若……”

顿了一下,修名月巧声建议:

“不若程Palace Lord 先放了大伙,等on the surface 的邀请函送到various sects 各家,我们再一同赶赴圣神殿堂。”

“届时,相信大家,没一个会选择反抗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senior 们的‘彻查’行动。”

这一言出,众人纷纷应彩。

“好!”

“修Pavilion Lord 说得不错,本宗也赞成。”

“这话确实有理,平白无故将大家困在这里,我sect 势力,还有诸多事务等着去审决呢,哪有空在这里干耗着?”

“倒不如,挑个良辰吉日,我们大家伙挨个儿上门拜访,顺便也给程Palace Lord 补上个升迁之礼,你们说是不是?”

“是!”

“对!”

“就这么办!”

全场之人一呼百应,就没有一个想留下的。

这时候场面完全骚乱了,有的人甚至趁乱,偷摸着就往大门外挤。

挤着挤着,便是要往灵阵外走去。

此时各Great Influence 的包厢大门也被推开。

不管是此前抛头露面过的,还是打算隐藏自身的,这会儿都各自走了出来,趁乱煽风点火。

全场与会者,除了一些个出来见识世面的小辈。

大多都是老一辈的王座、乃至Dao Severing 。

这些人一乱,各Great Influence 加在一起,简直像极了王座级别的菜市场,场面根本无从遏制。

“冲!”

“圣神殿堂打算囚禁我等,先冲出重围,再谈其他!”

有人趁乱大呼。

更有人,手一提、spirit essence 一聚,竟开始strikes 周遭灵阵,试图强行突破。

“乱了……”

209号包厢内,辛gu gu 见状,内心狂喜。

他知晓这等场面,别说一个程迹了,就是再来十个,都不一定能压得下去。

当即回头望向莫沫,便是要叫其出手,偷偷将这灵阵给封了。

灵阵一无。

大家如鸟兽散。

圣神殿堂,还查个屁啊!

“wait a minute” 然而这时,莫沫却没有那般冲动,反而是嘴一张,伸手制止了木子汐and the others 想要出包厢的行动。

“怎么?”木子汐一愣。

这是趁乱跑掉的好机会。

她甚至无需等莫沫封阵,自个儿神魔瞳一开,相信这大阵哪有缺陷,一窥便知。

“还等什么?走啊!”Liu Changqing 更加是焦急。

他一个初生的鬼兽寄体,最怕的就是red-clothed 了。

这类人群他根本招架不住。

光是听传音,他便是Dao Severing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