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thongtinnhadattp > Scales of Eternal Order > 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072
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07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小德金听见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大厅里传来的异样响动。公会的院子之中,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卫兵驻防了,他们应该都在忙着和从地下隧道冲进公会的盗贼们在战斗,为格里斯·“恶魔肠胃”那个家伙保护他的宝贵的银凯特和金卓戈。

这是一个好情况,至少对于游吟诗人的stealth 是如此。作为一名龙眷氏族狗头人,小德金可是一个体面人,能不被人看到自己在做一些违反规矩的事情就别让人看到。这种事情传出去,他不说被雷齿镇所驱逐,就是被传闲话也不好受。毕竟,游吟诗人这种职业,靠得主要就是个名声。

当然,小德金也不缺真才实学就是了。和所有那些有着自己Legendary 故事的游吟诗人一样,小德金也是个“多面手”(虽然有很多人将这个职业误认为“万金油”),他既可以施展出两手spell ,又可以像老练的knight-errant 一样与敌人战斗;甚至在stealth 方面,小德金比一些老练的盗贼还在行。

几乎就是悄无声息地,小德金便来到了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大楼外沿。设置在公会院子里的那些陷阱,都被他看见之后用特殊手法标注出来,等一会儿撤出的时候也不会触碰到。而且,因为来这里之前他特意用细沙、炭灰、清水反复清理过自己的皮肤鳞甲,怯除了身体上的味道,所以那些散养在院子里的大型犬,也都没有察觉出这个龙眷氏族狗头人的光顾。

站在公会大楼外墙的角落,小德金曲腿伸胳膊拧动了自己那双“蛛行靴”上面的开关。有个小小蜘蛛形状宝石缓慢旋转复位,在其恢复到原来位置之前,穿着这双附魔靴子的人可以很轻松地在墙壁上行走、跳跃(有闲心的话跳支舞都可以),就犹如真正的蜘蛛一般。

小德金助跑起跳,“蹭蹭蹭”就窜上了墙壁。借着夜色作为遮掩,身上穿着那件stealth 罩袍的他,就好像一块阴影在墙壁上面移动,丝毫不令人觉得扎眼。他很快就攀爬到了大楼的顶端,仔细观察了下确认无人值守,这才翻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的楼顶上面。

根据雷齿镇的建筑形制要求,哪怕是混居区的建筑,只要建筑高度超过二十四尺就必须要加装特定规格的烟囱,用于寒冬时节取暖时排烟。这些烟囱的直径,至少要超过一个半的狗头人肩宽。因为,为了防止发生火灾,所以每年到了日子,都会有专门的龙眷氏族狗头人工人挨家挨户去检修这些烟囱,并向房主收取一定的管理费。

虽然这些烟囱里面多半还装了防盗用的格栅,但是小德金此行还携带了一些锈蚀怪的分泌物,这绝非普通小蟊贼能搞到手的东西,这位游吟诗人是曾经去拉姆齐位面冒险才碰巧收集到了一些。有了它们,他可以effortless 地在防盗格栅上蚀出足以通过的洞口,让自己得以通行。

他用一根用蛛丝和麻线碾成的、既轻便又很结实的绳子套在烟囱尖的砖块上,然后将绳子垂进了烟道里面,小德金拽着绳子翻身就跳进了黑黢黢的烟囱管道,一步步、一点点向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的供暖锅炉房滑落下去。这个时节,供暖锅炉尚未开启,锅炉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门也是从外边反锁着的。不过,这依旧难不倒这位有着丰富冒险经验的游吟诗人。

只用了一把便携式的手摇打孔钻,外加一根细铁丝,小德金就在锅炉房的榆木门上钻了个洞,然后又把铁丝探出去拨开了外面门锁的锁芯。他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贴着墙边cautiously 地走向了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的大厅。那里正在发生一场大战,游吟诗人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为其增添一份色彩。

……

“你要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ability ,”从已经陷入狂暴状态“碎骨者”的攻击下闪躲开来,格勒立刻逼近到了那个山丘巨人乌古鲁身边,大声对自己这个盟友吼道:“最好快点都拿出来瞧瞧看!还藏着掖着,那就是自取死路!”

乌古鲁挥舞着酸枣木wolf fang club ,荡开了“流浪者”的一记heavy sword 劈砍,这让他的武器上又出现了一道about one inch 深的裂痕。在那上面,已经有了不下几十个类似的印痕。

虽然每次战斗过后,乌古鲁都会用树汁做成的修补液修复武器,但是他估计这把酸枣木wolf fang club 也经受不住几十下“流浪者”的劈砍了。更不用说,还有一个拿着蒸汽动力锤的“枯骨General ”,总是以刁钻的角度策应前者。

“这家伙说得有道理……”

乌古鲁心里嘀咕着。他不得不承认,若是继续藏着掖着,今夜这场针对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的突袭就要以败北而告终了。when the time comes ,别说吞噬掉那个“恶魔肠胃”来完成他的第三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进化,就连那些本来已经可以说揣进兜里的金卓戈都要被再掏出去了。

“……虽然这样一来,之后就得再把知道秘密的他给干掉了——不过,那好像也是原计划。”

这个伪装成山丘巨人模样,可实际上却是来自Baator 九狱的异位面来客的乌古鲁,霎时间便做出了决断,他准备“摊牌”了。

“roar! ”

乌古鲁发出了angry roar ,嗓门之巨大,甚至震得整栋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的大楼都颤抖了两下,天花板上的灰尘“簌簌”下落。紧接着,他在酸枣木wolf fang club 较细的把手一端用力一扭一扥,木棒的把手就被其拆解下来,一根麻绳从里面露了出来。乌古鲁用食指勾住这根麻绳,迅速将其拔了出来。

“嗤chi chi… ”

引信被扥开,藏在酸枣木wolf fang club 里面瞬间就喷出一股浓烟,遮挡住了乌古鲁那庞大的身形。躲在烟尘之中,他马上就根据刚刚记住的位置,将木棒用力地投掷向了躲在大厅角落里的“火枪兵”。没错,那家伙刚刚就引起了乌古鲁的注意,他不希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还要防备敌人的远程狙击。既然已经打算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一切就都要按照Baator 九狱的战争操典来进行。在Baator ,优先解决敌人的远程攻击手段,是许多魔鬼用生命验证出来的一条规律。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